MENU

随想随笔

天生天养

雨天、报表和没把握

七月的天气真是变化无常,中午还是烈日当空,到了下午暴雨却倾盆而至。往常这个时候,办公室里是很亮堂的,而
今天屋子里黑,就不得不亮起了日光灯。打印机,办公桌,电脑,人们的制服,此刻在灯光的照射下变得有些荒唐且不真实。有些像医院的手术室,又有些像恐怖片里的走廊。

阅读全文

雨跑

不久前的一天,单位查考勤,我急着从家往单位赶。也就一千米左右的距离,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喘不上气来了。想起来这可能是因为手术的关系,毕竟不到百天嘛。

阅读全文

慢跑

闫姐说:你这是跑的姿势,走的速度。
英英跑过来正好听到,她说:他这的确是在跑,但是在跑步机上。

阅读全文

一次乒乓对决

冬。雪。球馆。
门开了。
众人感到一阵凉意,赤膊冒汗的爷们儿都停下来,目光齐刷刷地望向门口。
那里站着一个人,他身后背着一个蓝色的stiga包。
半晌,一个容貌猥亵的人凑上来。
“打球啊,客馆?”看样子他是老板。
那人点点头。
“有没有熟悉的姑娘?啊,错了错了,又没有熟悉的球友?”
那人摇摇头。
“要不您看,”老板讪笑地说,“我陪您打球怎么样?”
那人不说话,踱向一张闲着的台子。
老板见状,忙着踮踮地跑向球台的另一端,手里多了一块挺拔动力7。
那人悠闲地从包里拿出一块拍子,隔着球台向老板点点头。
老板嘿嘿一声奸笑,快速地发出一个球。
一个奔球。球直奔那人的正手大角。
这个球,老板已经发了很多次了,屡屡奏效,曾使多少位英雄鞭长莫及,痛心不已。
但眼见他面前这位身形晃动,突然出现了双影——本来还在反手位的,但一纳秒后出现在正手位,也没见怎么挥臂,球已经过来了。老板傻了。
不光老板傻了,球馆内所有人都傻了。他们都吃过老板这个球;吃过它的苦头;他们知道老板这招笑里藏刀是如何的阴险——他上一秒钟还在跟你谈天气,下一秒钟就把球发过来。过后还大声嘲笑着你。

阅读全文

四月春之末

一面墙,一扇窗,这边是我那边是树,夏季大大咧咧一屁股陷在我们之间。每个人都手凉棚凉来来往往。人潮人海,我和树互为彼岸。我们被往来所分割,像同心而离居的恋人。

阅读全文

大黄

连着几个月,我一直看见这条狗趴在小区门口。黄白相间,乱蓬蓬脏兮兮的。也不特别的注意某一个人,也不去追逐其他的狗。它好像只是喜欢那片空地,晒晒太阳而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