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囊炎

记一次胆囊炎的发作

一个人在家里,纠结了半小时。最后终于拔通了96120.

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如若无事的问:你找谁啊。

我说是中心医院急诊吗?

她说是,还是那种慢慢悠悠的声音:你能自己来吗,还是我们派车过去。

这种声音让人莫名的沉静下来。是的,我现在很痛,但能动吗?也能动。如果来了只老虎,我还是会跑的不是吗。所以我说我自己过去。

叫了辆滴滴,一路上我在后座上各种折腾。司机师傅很明显吓坏了,他把我放下就开走了。

下了车,我就发现,自己己经不能直立了,背弯和大虾一样。一路上我谁也不看,谁也不管,就这么自己走到急诊。

到了急诊,先缴费、付押金。

一个很富态的护士,一边给我登记......

星期六的早晨

星期六的早晨,孩子还在睡觉。我凑近她问:早晨想吃什么?

如果我问她“吃什么”,那她就会选择家里的东西,比如热馒头、剩菜等等;若是问她“想吃什么”,多一个“想”字,那就是要发挥她想象力,异想天开、天马行空,还有爸爸要去外面买,你一个人呆在家里不要害怕的意思。

果然,小嘴嘟囔了一句“什么都行”,翻过身重新睡去。

而我则早己戎装待发,迫不急待地冲出门去。

在朋友圈中看到过很多次悦跑圈,大都是三过家门而不入,围着固定路线跑了三、四圈的运动狂人。而我生活的全部,就是一张悦跑圈截图。内容不变,路线不变。

本次觅食的四个点,就像是表盘上的12点6点,3点9点。分别是单位、家、诊所、物业、还有街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