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计算机高手

很多人问我,为啥你一个学文的,计算机这么好?

我其实很惭愧,计算机实在是谈不上多好,只不过比别人肯钻罢了。而这个钻劲,也是迫不得已。我是用生命在钻。

生命嘛,人都有一次。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死后还背负着骂名,比如你是得艾滋病死去,这里没有瞧不起艾滋病的意思。让咱们换个政治正确的说法,比如说你是因为杀人、贪污等等死在狱里。

这样的死,实际上比死亡本身还恐怖。沙漠里徒步的人最后成为干尸,他们不是死于缺水,而是死于羞愧——我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方向?

而我的计算机水平,就是在一个类似这样的环境中提高的。

当时我刚上班不久,当时社会上有一个很普遍的观念,那就是刚毕业的人计算机不错,就让他管......

不许夜行,投明须到

莫看面前仙女行

莫思门外玩活龙

莫怕金刀取首级

仿似独君深山行

一个正确的决定从来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什么是决定。

就是一个计划,对将来的设计,一种取舍,对现实权衡后做出的妥协。

所以一个正确的决定从来不是好受的。

在现实生活中,和平年代里,每天遇到的不是大非的问题,也没有舍身取义的机会。一桩桩一件件,往往是营营头头的小事,你可以这样选择,也可以那样决定。没人知道,也没有谁关心。你做了,大家不说什么,你没做,大家也不说什么。好像深山里一个人独自跌倒,除了你的惨叫,周围一片静默。

网站只播报重要人士的决定,报表里也是一行行的数据。世界仿佛是一架蒸汽时代的齿轮,所有不合时......

慢跑

闫姐说:你这是跑的姿势,走的速度。

英英跑过来正好听到,她说:他这的确是在跑,但是在跑步机上。

是的,我有一个外号,会行走的跑步机;意思是说,当你把镜头框在我上半身时,你能看到我在跑,但把镜头拉远,只能看到我有跑步的动作而己——也在抹汗,也在挥臂,也在上下颠簸,但和参照物对比,我如如不动,原地踏步。

当我加速的时候,还用刚才的镜头,也就是说参照物不变,还是树啊、跑道啊、球门啊等等的,你仿佛看到一只猪在慢镜头里奔跑,脸上的肌肉都变形的那种慢镜头。

起初她们对我挺客气的,还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比如你开始应该慢慢跑,多做拉伸热身什么的。我当真了,我提出来,让她们陪着我跑,我觉得左边是英,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