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9

胜利公园

    今天老张从公园回来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别人议论他。当时,他正推着车子躲过两个拿羽毛球拍的少女。她们两个穿得都特别薄,其中一个的肚皮还露了出来。老张心还一动,这个妇女的皮肤真白啊。这时候,他听到了前面一个人说:“我劝你回家自己炼吧。这儿的关系忒复杂。”另一个说:“这里关系也复杂?”开头那个人说,“可不是!老张教太极拳,老杨是迪斯科。两个人谁都不好得罪。”

  

    别看老张今年都58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况。他停下来,假装挑选蔬菜。等那两个人走远了,才敢继续推着车子走。

    老张名叫张炳然,文化大革命当过红卫兵头头,速提了个清河县县长。82年撤了......

anaconda

安装anaconda和tensorflow

家里的机器被我草的很舒适,不知不觉中,anaconda的jupyter notebook就写上代码了。到了单位才知道原来需要win64位,而且版本需要Anaconda3-4.2.0-Windows-x86_64-Python3.5

打pip3出不来,非得以下这个命令

pip install --ignore-installed --upgrade tensorflow

好了,现在

import tensorflow as tf

木压力

我的猫会自己下楼了

今天据说是月食之夜,整幢大楼灯火通明,每扇窗前都立着一个人,仰望星空。而这时候我看见了她,一只叫三生的猫。她就在那片草坪上,四仰八叉的。两只猫爪枕在头的后面,架起二郎猫腿,很惬意地望着夜空里的月食,彷佛身处马尔代夫。

她是一只三花猫,两只黑眼圈此刻像是带了墨镜。她看见了我,摆动了下尾巴,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即又抬眼看天。

我不知道她怎么出去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这个疑问困扰了我有10年之久。

每次我都好吃好喝地喂她,但显然她不是一只注重物质的宠物。每次开门关门,我都要仔细地看一遍身体周围,每次见到她都像重逢后的惊喜。而10年前她走掉之后,我居然长出了一口气,该发生的总归发生。

而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