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孩子的时候,老师说,今天Shirley哭了。老师带着一丝骄傲说,今天教唱父亲节的歌曲,孩子哭得一塌糊涂,我就问她是不是想到爸爸了,她点点头。最后她说,你就幸福吧。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在课堂上哭了。在去年母亲节的时候,老师在讲到母亲生育孩子的时候,她也哭了。这孩子敏感,这不是什么幸福的事。
等她出来的时候,她递给我一件手工,说这是在课堂上做给爸爸的。从她脸上看不出刚刚哭过的痕迹。上了车之后,她对我说,爸爸今天我哭了,你猜我为什么哭。
我说父亲节到了,你肯定想到了我,对吗?
你只猜对了百分之五十。
那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呢。
老师介绍了父亲节的来历,然后一唱歌,我就被歌吸进去了,完全吸进去了。老师说,她和同学们完全不能理解我的情感。
我知道,她是想说投入进去了,另外也能理解别人的不理解。这孩子就这样,老张家的人都这样。我们敏感,重感情,能理解一些别人不理解的事情;而这些,将来并不能带来幸福。因为人生充满了艰难,你太敏感就会像一个失去免疫力的人直接暴露在切尔诺贝利四号反应堆里。我自己知道这一点,也知道怎么走出来,所以我给她讲了一些自他相换,爱他胜自的道理。这时候,她有点饿了,说想吃东西。
家里没有什么吃的。我说,干脆咱们荷包蛋吧,你一个我一个,怎么样?
她突然来了劲,“爸,你每次都放太多的盐。”
我还沉浸在她将来可能遇到的情绪中,还在想着对策。这时她不放心的又加上一句。
“你要真放盐,我那一个你别放啊。你那一个愿放多少放多少,齁死你我也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