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张扬
这部经被隐藏在大藏经中密教部中一千多年,不被世人所重。通篇没有坛法,没有咒语,把它归在密教部仅仅因为名称中带有“陀罗尼”三个字。但你把它归在别的部中也不对。它的翻译者佛陀扇多也很低调——但仔细一查,少林寺的开山祖师。因为讲烦恼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跟《楞严经》很相似。因为讲不二法门,不断婬怒痴,不舍世间法,不度脱众生,又跟《维摩诘经》很相似。因为是释迦牟尼在雪山宝窟里讲的,又没有宗教意识,跟密教的利美运动很相似(无菩提、无诸佛法)。
1大圆满、2禅宗、3维摩诘,这三者的排列组合无非是12,13,23。
其中,大圆满和维摩诘的关系,谈锡永已经阐述的很详尽。维摩诘就是大圆满的人间持明。在敦珠仁波切的《宁玛派教法史》中,对比英译,此五大持明实际该是:天人持明耶舍持护天(YasviVarapala)、龙族持明现毒龙王(Taksaka)、药叉持明焰口药叉(Ulkamukha)、罗刹持明黑齿罗刹母(Matyaupayika)、人持明离车族维摩诘(Vimalakirti,TheLicchvi)。在这里我补充一条,其实宁玛派也不是不注重维摩诘,在阿格旺波尊者传中提到过阿格旺波是维摩诘的转世。永嘉禅师、王维、张商英对维摩诘经推崇之至,可以说禅宗对这部经更加重视一些。这部经里面说了一个大居士维摩诘,他把佛的这几个弟子全骂了一个遍,顺便也说了弥勒菩萨的各种不是。谁都没法跟他对话。只有文殊菩萨跟他尬聊了几句,结果人家维摩诘默而不语,四两拨千斤,引进落空,反倒让文殊菩萨大为赞叹。这部经说的是“不二法门”。不二法门也是“大圆满见”,无论好与坏,善与恶,烦恼与菩提,都是大圆满。理事无碍,事事无碍。本自清净,毕竟解脱。还说什么说啊!你说一个佛,都是“闲家具”、“要个护身符”。难怪赵州老和尚说“佛之一字,吾不喜闻”,谁提到佛,让他去扫厕所。到这个份儿上,宗教本身就是多余的。这些“不二法门”啊,“毕竟解脱”啊,都在这部经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此外,禅宗和大圆满的关系,我看了索达吉堪布的演讲。不过他讲的还不够。他对大圆满知之甚多,对禅宗研究的显然不足。其实早期的禅宗,或者说是祖师禅,以及禅宗的北宗(神秀),是有“前行”的。达摩祖师的报冤行、随缘行、无所求行、称法行,你很难说这些不是加行。此外,北宗的引导词中是这样说的:

  “和尚击木,一时念佛。和尚言:‘一切相总不得取。所以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看心若净,名净心地。莫卷缩身心。舒展身心,放旷远看,平等尽虚空看。’和尚问言:‘见何物?’佛子云:‘一物不见。’和尚言:‘看净,细细看。即用净心眼,无边无涯际远看,无障碍看。’和尚问:‘见何物?’答:‘一物不见。’和尚言:‘向前远看,向后远看,四维上下一时平等看,尽虚空看,长用净心眼看。莫间断,亦不限多少看。使得者,能身心调用无障碍。’(《大正藏》卷 85,页 1273)” 宏忍的“若初心人,攀缘多,且向心中看一字。证后坐时,状若旷野泽中,□处独一高山,山上露地坐,四顾远看,无有边畔。坐时满世界,宽放身心,住佛境界。 清净法身,无有边畔,其状亦如是。”注:后改为半山,而不是山顶。

对比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书》便可以知道,这同大圆满的安住何其相似?

  “不要特別凝視哪一樣東西;相反的,輕輕往內看自己,讓你的視線擴張,變得越來越寬廣,越來越擴散。你將發現視線變得比較廣闊了,也變得比較安詳、慈悲、平靜和輕安。觀世音菩薩的藏文音譯是「千瑞吉」(Chenrezig )。Chen的意思是眼睛,re是眼角,zig是看。意思是說,觀世音菩薩以他的慈眼看一切眾生的需要。因此,你要輕輕地把禪定所散發出來的慈悲,透過你的眼睛放射出來,讓你的視線變成慈悲的視線,遍一切處,如海遼闊。睜開眼睛的理由有好幾個。第一、比較不會昏沉。其次,禪坐不是逃避世間的方法,也不是要脫離世間,遁入一種恍惚的意識狀態;相反的,禪坐直接幫助我們真正了解自己,並且與生命和外在世界產生關係。因此,禪坐時,你要把眼睛睜開,不要閉上。你不是把生命排拒在外,而是維持開放的心態,隨意而安。你讓你的一切感官(聽、看、感覺)自然開放,不做掩飾,不追逐它們的知覺。誠如敦珠仁波切所說的:「雖然你可以認知各式各樣的現象,實際上它們卻是空的;但在空中,你卻可以認知各式各樣的現象。雖然你可以聽到各種聲音,這些聲音卻是空的;但在空中,你卻可以聽到聲音。你也有各種思想產生,這些思想都是空的;但在空中,你卻可以知道你有思想。 」不管你看到什麽,聽到什麽,都不要去理會,不要去執著。讓聽去聽,讓看去看,而不要讓你的執著進入知覺之中。”

另外,也不谁说的参禅要闭着眼睛。临济宗参话头要睁眼的好吧。禅宗从头到尾就没说过要闭眼,就连道家、儒家也不强调闭眼(这些回头再说)。很多人一说打坐,一说安住就闭眼,这都是受影视作品影响。心不在外,更不在内。所有你看见的东西,甭管外面还是里面都是化现。用句南宗的话就是说“捏目生华、鬼窟里活计”。
话说回来,如果说北宗和大圆满的“车却”相似,那么南宗便是大圆满的“托嘎”。如果说沩仰宗的九十六种圆相图、神秀的“∴”,阿赖耶识圆相双十重结构图式,对比密宗的曼荼罗,可能会发现更多的联系。不过南宗不重视这些,显然他们觉得是“戏论”,仰山看过便烧。所以在此就不穿凿附会了。
而这些,全在这部神秘的经中有体现。
最后,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因为这部经是释迦牟尼在小雪山讲的,大雪山是指喜马拉雅山,而小雪山考究不一,一般来说是指法显和尚取经时路过的阿富汗苏纳曼山。山左,即山的东侧。这里是不是莲花生大士所出生的Swat Valley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这部经的名字就叫《金剛上味陁羅尼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