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是禅宗七经中最重要的一部经。
自古以来,读此经开悟的人很多,获得感应的也不计其数。而注疏此经的高僧大德也都令人敬仰。最近重看此经,发现网上居然能搜到索大吉堪布“注疏”。我想和六祖慧能的注疏结合起来看。没想到读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满满的都是对汉地禅宗的歧视。
藏传佛教是很了不起的宗教。加持力大,化解烦恼速度快,非常适合藏人,虔诚的人,根性利的人修习。藏传佛教主要以论为主,藏人则称之为“续”。其实很多“续”在大藏经里都有,但是咱们汉人偏重于“经”,不太喜欢“续”。当然,三论宗除外,不过三论宗严格讲起来是印度人创立的,跟汉人没有关系。
汉人的特点是头脑灵活,不太虔诚,往往因为聪明变得狡猾。所以与其“信”,倒不如“疑
”,所谓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这同藏传佛教里的“信是道元功德母”正好相反。但是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明心见性。但用此心,直了成佛。速度也快,也讲即身成佛。这根大圆满很多地方是相通的,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有人说,禅宗相当于大圆满的“心部”,还没到“界部”,更不要说“窍诀部”。历代的高僧大德都说,此“在凡不减,在圣不增”,也就是说凡夫和开悟了的人,此心是相同的,并不会有高低增减之别,明心见性就是明心见性,怎么可能还会有更高的呢?难道众位堪布没听说过“向上一事”吗?
乔美仁波切最后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
“在没有得到窍诀引导和未懂修行之前的那个心,“容颜”未改,本然未变,亦没有丝毫增上——这就是真正的大手印,直至如今我为何没能醒悟到这一点呢?那些上师们为什么不明确予以开示呢?我曾询问过一些经验丰富的道友们,他们也为什么不和盘托出呢?自从最初“指示本性”一直到现在,这中间的所有经历都是虚伪无益的糠秕,只是荒费时日,徒劳无功而已。”
你高于这个道理就不对了。楞严经上说“诸可还者,自然非汝。不汝还者,非汝而谁。”此心就在当下,分什么心、界、窍诀,许多闲家具?
证悟有不同吗?果有不同吗?基又有不同吗?不一亦不异!
再者说,心部又怎么了?心部是最基础的最原汁原味的大圆满,目前好像只有《一切心王普作续》有梵文版吧?还是汉人狮子星哈给区分的吧?
界部,口诀部有梵文的证明吗?
当然,你说口诀部都是伏藏,从密意里流出,这个可以!但是你怎么知道《五灯会元》《景德传灯录》里那就不是口诀呢?
禅宗是教外别传,不立文字,正因为这样,越不立文字,文字越多。跟大圆满一样,都有很多口诀,也都是很好的佛法。
另外,别把摩诃衍当成是禅宗的代表人物,他不是。
现在说金刚经,金刚经讲什么?讲的是发阿诺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什么是阿诺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可以google一下,我的妈啊,原来就是菩提心。
所以金刚经就是说发菩提心的。说到这里,几位堪布该坐不住了。为啥,菩提心是秘法的基础,也是最高境界。大圆满,大手印,道果,喜金刚,都是为得啥?菩提心。
现在终于有一本经书专讲发菩提心了,堪布们反而不重视了,为啥,他们觉得菩提心太高级了,应该从前行、加行、不共加行一点点向上来。
殊不知,那些人身难得、死亡无常都是戏论,你吓唬人可以,把人吓唬住了,的确能升起无伪的俗义菩提心来。但是圣义的菩提心是金刚经上讲的无人相我相寿者相那些,是一切有为法如露亦如电那些。那是对汉人的根基讲的,上来就空性了。
你大堪布这个不说,还说什么呢?
另外,别说汉人打坐闭眼,那只是一少部分汉人的习惯。真正的临济宗连打坐都不打坐,参话头时都是睁眼的。不信可以去问问真正的临济宗,不过国内的临济宗不太争气,恐怕只有问日本和尚了,唉。
汉人上来就告诉你,道不属知、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这些子如空中鸟迹,如水中月影,若有若无,若沉若浮,拟议即乖。趋向转背,神机妙应,当体本空,从何处去识他?于此得个悟入,方是无形象中真面目,不着纤毫力中大着力处也。”
从头到尾只是本分教人,一一从自家胸襟流出,宁可门前草长三尺,终不肯你,这是什么气概?哪里像密宗那样,磕头供养,不管什么人,一律五加行,完全程序化、套路化了。
真正的法,就是心。就这一个。没有男女,没有藏汉之分。更没有显密,高低之别。
若以三十二相见我,转轮圣王则是如来。这是经说的。
我脚何似驴脚?这是禅师说的。
出现任何觉受、幻象,都非实有。这是瑜伽师说的。
那汉藏说事,比较两个宗派的高低,这等于比较两个马桶的牌子,看哪个冲大便的速度能快0.02毫秒。这是我说的。
因为一旦落在了实处,就会有高低上下的区分,就难免被人当成大便。而法本无生。法应尚舍 何况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