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生大师:直指觉性赤见自解
莲花生大师著
刘立千 译汉

莲师伏藏无染觉性直观解脱之道

莲华生大士伏藏
噶玛林巴发掘
刘巧玲 译

一、书名《深法寂静忿怒尊密意自解》中之《直指觉性赤见自解》。
  本文叙述“无染觉性直观自行解脱之道”,这是开示本来觉性最直接的法要,源自《宁静忿怒尊无上自性解脱最胜教敕》。
二、敬礼
  顶礼觉性自明三身尊。
  敬礼法报化三身,敬礼一切圆证空明觉性之诸佛。
三、述意
  我将开示《深法寂静忿怒尊密意自解》中之《直指觉性赤裸现见自行解脱》如是直指自己觉性之法,有缘善男子,应善自领悟!
  三昧耶,甲,甲,甲。

我将开示“无染觉性直观自行解脱之道”,
源自《宁静忿怒尊无上自性解脱最胜教敕》,
它为你真实解说自己的本来觉性。
有幸佛子,谛听觉照!
三昧耶 嘎嘎嘎
四、直指心性(觉、明、现)
  唉玛火(奇哉)!一心之内圆满包容了轮回与涅槃,它的本性无始即然,而你却不知道;明和觉从未有间断,而你却不认识;它处处皆无碍显现,而你却不了解。
  因此,为使你能了解心性的本面而作开示。三世诸佛讲说了八万四千无量法门,除了觉悟此性外过此说者佛未曾说。经典遍满虚空不可计量,究竟教诲只有直指觉性三句话。此现量直指诸佛之密意,既无前行,也无后修,导入之法,即此而已。

何其奥妙!
娑婆与涅盘同时圆具于一心之内,
它的本性亘古即然,你却无缘得识。
它空明无染,永世不灭,你却无缘一睹它的丰釆。
它处处显现无碍,你却视而不睹。
因此著文,为解说自己的心性。
若不了解内在自性,
三世诸佛所开示之八万四千法门,
无人得识其中奥义。
此言不虚,大雄诸佛之密意尽在于此矣!
佛法经典纵然遍满虚空,
究竟教诲终归于导入自性的三要诀。
今开显诸佛自性,
下文解说修持要诀,此法既无前行,也无续修。
五、一心
  吉哈!有缘弟子且谛听!所谓心者颇为广泛传播而声响亮,但对此性不了解或邪解和了解片面,由于未能正确如实了解之故,遂产生了无量的宗派之学说。而一般平庸士夫未悟此性,对自己的本面自己不知道,故不断流转于三界六道而受苦。他们皆因不悟自心本性而成过。烦恼的声闻独觉,只了悟无我的一面,虽欲求证悟而不能如实得悟。其他因受各自宗派和理论束缚不能见到心的光明,烦恼声闻独觉执着能所而成障碍,中观执着二谛边见成为障,下三瑜伽执着观想念诵成为障,摩诃阿鲁执着界觉成为障。于无二义分之为二而致误,若二不能融合为一不能成佛,因为皆是一心,轮涅本来无分别,若去断离取舍仍流转于轮回。因此现将所作法事一齐放下,指示你一切精华即此赤见觉性自行解脱之法。当你悟到一切法本自大解脱,则知大圆满是圆具一切。
  三昧耶,甲,甲,甲。
谛听!
有幸佛子,谛听!
常人虽也重视心性的问题,且广加研究,
对它仍然茫然无知,或落妄见,或入边见。
乃因彼等未能正视心性之本身,
只知发展为各种哲学观念及学说,
深奥难解,
使一般人错失了认识自性的机缘,
以致轮回流转于六道三界,受尽诸苦。
由此可知,不觉自己的心性,是十分可悲的谬误。
纵然声闻缘觉试由无我的道理深入,
却无法了解自性之本来面目。
其它行者亦各执一论,
自作缠缚,无缘得见净光。
声闻缘觉受到主客(能所)二元之分别见所障,
中观派则蔽于真俗二谛的执着,
事部、行部与瑜伽部因执着本尊外相而受缚,
大瑜伽(方便父续)及随瑜伽(般若母续)则因分别空性与觉性为二而生惑,
从不二的究竟义观之,
他们因分别空觉为二而步入歧途,
唯有先识破空性与觉性不二,方能证入佛性无碍。
由自性观之,不论凡俗,娑婆与涅盘本来不二,
只因你不断造作贪瞋诸毒,
故至今仍然流转于娑婆世界。
因此,暂且放下你现行或未行的佛学法事,
藉今日开示“无染觉性直观自行解脱之道”的因缘,
你终将明白,
所有佛法都在这无上自性解脱中得以圆满。
不论你修持何法,均将融入大圆满的究竟境界。
三昧耶 嘎嘎嘎
六、名相
  称之为心者,就是那明明了了。说存在,它却没有一法存在,说根源,它却是轮回苦与涅槃乐种种生起之根源。由于对他的见解不同,始有十一乘门。从名相讲它有无穷的名称:有人称它为心性或本心,外道则称它为梵我,声闻独觉则称无我教义,唯识家称之为识,有人称它为般若到彼岸,有人称它为如来藏,有人称它为大手印,有人称它为唯一明点,有人称它为法界,有人称它为一切种,亦有人称它为平常心。
那光明灿烂的觉性,也就是所谓的心性,
有人视它为具体存在,实际上它并非实存。
然而它又是一切之始,涅盘极乐及娑婆苦海的根源。
它一向被密宗十一学派所推崇。
从名相来讲,它具有各形各式的名称。
有人称它为心,或心性;
有人称它为梵,或大我;
有人视它为无我的教义;
有人直称它为心而已;
有人称它为般若,或圆满智能;
有人称它为如来藏,或佛种;
有人称为大手印;
有人称为唯一本体;
有人称为法界;
有人称为阿赖耶,或一切种;
有人只称它为平常心(觉)。
七、明空觉性
  现在为你直指进入觉性之法有三要:过去之念不留痕迹而明净,未来之念未曾生起而鲜洁,现在之念住于当下心境不修整造作。即此平常的觉了之心,若自已对自己作赤露观照,观之并无所见,惟有明明亮亮觉性现量赤裸裸地显露出来,并非任何实成,惟有空空洞洞,这明亮和空洞不二,闪闪发光。它既不是常,非任何所成,亦非是断,然又光明灿然。其存在非单一存在,而是多种均能觉了和显明。也并非多种所合成,而是不可分割的独具一味。总之,这唯一的自觉性
绝非是从他而有,如此方是直指事物的实际情况。
现在为你开示本觉。要点有三:
清除过去之念,不留纤毫痕迹;
向未来之念开放,不受他境所染;
安住当下心境,不修整造作。
如此的觉照,实在平凡无奇,
无思无念地观照自我,
若仅仅纯粹的观察,唯见明空之境,并无任何观者存在,
当下只是纯粹的觉照而已。
此觉空明无染,非由他生,
它真实无杂,明空不二。
它既非永恒,亦非受造,
然而它绝非虚无,因它光明遍在。
它也不是单一的实体,因它明显地遍存万物。
然而它亦不似一般物质和合而成,
因它不可分割,只具一味。
总之,我们本具的自觉,绝非源自任何外物。
如此方是真正观察实相之道。
八、三身
  在一觉性之中三身无别而完具。因它什么也不生,是空性法身,它的空性本光明亮,是报身,因它能无碍显现一切,是化身,三身是圆具于一心中之体性。
在这本觉内,法报化三身圆满如一。
因它不生及空性,故是法身;
因空性圆具光明朗净,故是报身;
因它能够自在显现,故是化身。
这圆满一体的法报化三身,便是觉性的本质。
九、本来心性
  今当用强制直指之法引入此性。你的当下觉性原本就是如此,它是那不造作而自明,怎么能说你不了解心性?对此觉性本来无可修持,你怎么能说修持没有成就?既然你的本觉现量就是这一念,你怎么能说你找不到自己的心?就是那个觉明本无间断,你怎么能说未见心之本面?心之思维者原本就是它,你怎么能说找不到那个动念者?对它没有任何可以作的,你怎么能说作而无得?本来不须修整,听之任之就可以,你怎么能说无法进入安静?你只要无为无作完全放下就可以,你怎么能说对它无能为力?觉、明、空(现)三者本是无别圆成,你怎么能说修之反而无成?本觉是无有因缘自生圆成,你怎么能说不能努力精进?念头是当下生起当下即消,你怎么能说无法对治?当下的本性就是如此,你怎么能说对它不能认识?
谛听这殊胜的开示,
你顿见自己当下的本觉原是如此,
本来空明,纤毫未染,
你怎能说,你不了解自己的心性?
你的修持本无所执,亦无所求,
你怎能说,你修持不佳?
既然你的本觉就是这个,
你怎能说,你寻不着自己的心性?
心性原本就是那一念,
你百般寻找,为何仍说你找不到那个起心动念的人?
由是可见,起心动念的主体根本不存在,
然而此念确有,你怎能说此念未生?
你只需随任此念生灭,不修不整,
你为何还说自己无法进入空境?
既然你只需顺其自然,无为无作,
你为何还说,你对它们一筹莫展?
何况明、空、觉性,本是圆满不可分的一体,
你怎能说,自己的修持一无所成?
既然本觉是自然出生、自然圆满,不受前因或外境所限,
你怎能说,一切功夫只是徒然?
既然所有念头都是当下生起,当下寂灭解脱,
你为何还说,你不知对治之道?
既然当下的觉性本来如此,
你为何还不识自己的本性?
十、心性喻
  心性真的是空寂无根,自心无实犹如太虚空洞,似与不似不妨观察你自心。不是空性断离之见,那自然智慧真的从本即是光明,自然智慧本身如同太阳的核心,似与不似不妨观察一下自心。觉性智慧真的相续不断,相续不断好像江河流水不停,似与不似不妨观察一下自心。各种念动真的不可认知,妄念无实好像空中微风难以捉摸,似与不似不妨观察一下自心。外境所现真的就是自现,外境自现好像镜中反映影像,似与不似不妨观察一下自心。一切有相真的都是自行解脱,自起自消,好像空中云彩,似与不似不妨观察一下自心。
自性本空,它真的无实无根,
你的自性也如虚空,
你不妨仔细观照一下自心是否确实如此。
你真的不用先入为主地秉持着空观,
那自然生起的本觉,从无始以来一直空明朗净,
好似太阳一般,由核心自然发出光热,
你不妨仔细观照一下自心是否确实如此。
这本觉本智,真的是不灭的,
好似江河流水一般永无止尽,
你不妨仔细观照一下自心是否确实如此。
心念变化无常,真的不是我们的意念所能尽解,
它们就像微风一般难以捉摸,
你不妨仔细观察一下自心是否确实如此。
不论任何外境生起,真的就是本体显现,
就像明镜能反映出一切外境似的,
你不妨仔细观察一下自心是否确实如此。
世上纷纭万象,真的都在它的自身内解脱,
就像空中的云彩自行生出又自行寂灭,
你不妨仔细观察一下自心是否确实如此。
十一、心外无法
  不属于心之法非别有,除心而外哪有能修和所修。不属于心之法非别有,除能行持和所修持外哪有其他存在。不属于心之法非别有,除所守三昧戒而外哪有其他存在。不属于心之法非别有,除所证果而外哪有其他存在。再三观察!仔细观察自己的心。
一切境相无非是心性所生,
在修持之外,岂另有修持之人?
一切境相无非是心性所生,
在事行之外,岂另有行者之存在?
一切境相无非是心性所生,
除了三昧耶戒之外,岂另有守戒之人?
一切境相无非是心性所生,
除了证果之外,岂另有悟者之存在?
你应该仔细观照自己的心性,审思再三。
十二、性光
  当你外观虚空时,而心这时已无妄念起动之残余,你又再观自心时,亦无妄念起动之起动者,那么,无染的心性清净而光明,这就是你的本觉光明空寂之法身,好似无云晴空升起的太阳,虽无形相却能明确的知道,对于此义悟与不悟差别极大。
当你外观身外虚空,
若无杂念,亦不受外界所染;
你再内观自性,
亦无念者以念向外造境,
那么,那微妙的心性,便空明朗净,无垢无染。
你的本觉净光,即是法界本身,
好似无云晴空中的太阳,
阳光虽无形无相,却光明遍照。
不论你了解与否,此乃最胜法义。
十三、自生
  从本未生而是自生之光明,这是觉性的婴儿,可是却无父母,真希奇!这觉性谁也未造而是自生智慧,真希奇!它既无生也无由而灭,真希奇!它既现量而明在,却无人能见,真希奇!纵然流于轮回也不变坏,真希奇!纵然成佛也不增加,真希奇!它是大家都有,却无人知道,真希奇!你还翼望在他处得果,真希奇!它就是你自己,却别处寻找,真希奇!
这本来圆满的净光,自始便非源自他物,
乃由觉性自生,本身却无父无母,真是不可思议!
自生之无上觉性,亦非由他物所造,真是不可思议!
它既无生,故也无由而灭,真是不可思议!
它虽无所不在,却无人得见真相,真是不可思议!
纵然流转于娑婆世界,却无损其身,真是不可思议!
纵使得证佛性,对它亦无所增益,真是不可思议!
它存在每个人内,却无人认出它来,真是不可思议!
然而你还冀望成就其它外在的证果,真是不可思议!
明知它在自身之内,你却四出寻觅,真是不可思议!
十四、见、修(定)、行、果
  唉玛火!这个当下的本觉明朗而无实质,仅此,即是无上的知见。它是无缘地包容一切而又离一切,仅此,即是无上的观修。它无造作,是世间放任无拘,仅此,即是无上的行持。它是不求而从本既是圆成,仅此,既是无上的证果。
何其奥妙!
这当下的本觉空明朗净,无实可执,
仅此,即是无上的知见。
它涵括一切,却不受任何观念事物所羁,
仅此,即是无上的修持。
它不修不整,又是言语道断,
仅此,即是无上的道行。
无需四处追求,它本来圆满具足,
仅此,即是无上的证果。
十五、四乘
  指示无误之四乘:见解不错之大乘,即此当下的觉性本具光明,因其明而无误谓之乘;观修不错之大乘,即此当下的觉性本具光明,因其明而无误谓之乘;行持不错之大乘,即此当下的本智本具光明,因其明而无误谓之乘;果位不错之大乘,即此当下之心本具光明,因其明而无误谓之乘。
殊胜之正道有四:
殊胜的正见:
正因当下觉性光明朗净,
此光明净性又无瑕无疵,故可称之为道。
殊胜的正修:
正因当下觉性本具此光明,
此光明净性又无瑕无疵,故可称之为道。
殊胜的正行:
正因当下觉性本具此光明,
此光明净性又无瑕无疵,故可称之为道。
殊胜的正果:
正因当下觉性就是这光明朗净,
此光明净性又无瑕无疵,故可称之为道。
十六、四定
  今开示不变易之四定:所谓见地不变之大定,即此当下的觉心明亮,三世不易故谓之定;所谓见修不变易之大定,即此当下的觉心明亮,三世不易故谓之定;所谓行持不变之大定,即此当下的觉心明亮,三世不易故谓之定;所谓果位不变之大定,即此当下的觉心明亮,三世不易故谓之定。
今开示三世不易的四定法:
不易之正见,是为一法,
当下常在的觉性光明朗净,
三世不易,故称为定法。
不易之正修,是为一法,
当下常在的觉性光明朗净,
三世不易,故称为定法。
不易之正行,是为一法,
当下常在的觉性光明朗净,
三世不易,故称为定法。
不易之正果,是为一法,
当下常在的觉性光明朗净,
三世不易,故称为定法。
十七、无住
  指示三世一如之要门:过去之迹不追,抛弃过去的观念,未来不迎,断绝意识的关联,眼前念起不执不取,心如虚空。既然无法可修,则什么都不修,既然无可散乱,则坚持不散正念,在此不修不散的状况中只用赤裸观照一切,你的觉性便本知本明,光明灿然。当它生起时,则称为菩提心(觉性),因无所修则超越一切所知境,因无所散它的本体澄澈光明,现空是本自解脱,明空是为法身。一旦悟到佛道之中无可修习,即此时:便现见金刚萨埵。
既然你已聆受三世如一的秘密教诲,

便应尽拋过去的知见及一切,
断除未来的冀望及筹划。
眼前这一刻,纵有念头生起,不执不取,心如虚空。
既然,由究竟观之,根本无法可修,故无需修持。
既然,那儿本不散乱,你只需心不散乱地安住此境,
不修不整也不散乱,只是觉照一切,
你的觉性便本知本明,光明灿烂。
当它生起时,称为菩提心,亦即悟性。
因无所修整,故超越一切外在知识,
因无所散乱,它是本体的光明净性,
外境外相,既无自性,故自然解脱。
明空不二,是为法界。
一旦悟及佛性无道可及,无法可悟,不证自明,
便得如实而见金刚萨埵。
十八、无见
  下面开示把六种边见推到穷处之教授:不论不同的见解既广且繁,你的本觉心性是自然智。它是没有能见和所见,不管见与未见而寻觅那能见者,连求见者自己也找不到,此时便是把边见推到穷尽处,见之底蕴就到这样的地步。见和所见什么也没有,若不落于根本无有之断空,这当下的觉性明明了了,便是大圆满见。对此悟与不悟并无分别。
下面的开示,将为你穷究六种边见,并推翻其说。
不论当前的知见学说,立论何等分歧,
所谓的心性,便是你的本觉,
它是自然生起的无上觉性。
应知,观者及观照本来不二,
当你观照,不妨寻找观者为谁,
若遍寻不得,
此一妄见便顿现其穷,而自然瓦解。
这妄见一了,即是你重生的一刻。
知见及持此知见之人并无分别,
若能不落入空见或空境,
当下的觉性顿显空明,
这便是大圆满见。
于是,不论识与不识,亦无分别。
十九、无修
  不论不同的观修既广且繁,你的本觉心性平常一样的通透赤裸,能修和所修并无分别。不管你修与未修而寻觅那能修者,若是找不到那能修者,这时便把观修推到穷尽处,修之底蕴就到这样的地步。修和所修什么也没有,若不落于散乱昏沉和掉举,这当下无造作的觉性明明了了,便是无作平等三摩地。入定不入定并无分别。
不论当前的修行方法,立论何等分歧,
你的日常觉心,具有透视观照的能力。
应知,修持与修持者本来不二,
不论你在修行与否,不妨寻觅一番修持之人,
若遍寻而不得修持之主体,
你的修持便顿现其穷,而自然瓦解。
修持一旦放下,便是你重生的一刻。
你若能既不落幻境,也不昏沉散乱,
当下无染的觉性自现光明朗净,
这毫不造作的觉照,便是专一定境。
如此,入定或不入定,本非二境。
二十、无行
  不论不同的行持既广且繁,你的本觉心性就是唯一明点,并无能行和所行。不管行与未行而寻觅行者,若是找不到那能行者,这时便把行持推到穷尽处,行之底蕴便到这样的地步。从本以来就无能行所行,若不落于迷乱的习气,当下之心无造作明明了了,切勿去作修整和取舍,这样便是清净行持。清净不净并无分别。
不论当前的行事标准,是何等的分歧,
你本具的元觉,却是唯一本体。
应知,行为与行者本非二事,
不论你正在造作或无事,不妨观察一下,
是否有一行者存在,
若遍寻行者而不可得,
你的行事便顿现其穷,而自然瓦解。
造作停止的那一刻,便是你的新生。
无始以来,事行与行事之人本无分别,
你若能不落入妄见,染着习气,
当下的觉性剎那归于清净无染。
既不相应,也不排斥,随顺事物,不加修整,
唯此道行,方称清净无染。
如此,净行与不净行,亦本来不二。
二十一、无果
  不论不同的果位既广且繁,你的本觉心性就是圆成三身,并无能证和所证。若是寻觅能证果者,却找不到那能证果者,这时便把果位推到穷尽处,果之底蕴便到这样地步。无论什么果皆证不得,若不落入挂虑和取舍,这当下的觉心自明圆成,了悟现证三身仅是自己所具,即此便是本来成佛之果。
不论当前的悟境证果,是何等的分歧,
心性的本质就是本觉,亦即本来圆满的法报化三身。
应知,悟境与悟者本来不二,
你不妨寻找一下悟境及悟者。
若遍寻悟者而不可得,
你的悟境便顿现其穷,而自然瓦解。
悟境一旦寂灭,便是你新生的一刻。
悟境与悟者皆觅不可得,
你又不落于执着或贪瞋惧情,
当下的觉性便归于本来的清净无染。
只要了悟法报化三身圆具于你内,
此即无上佛果。
二十二、中道
  觉性是远离断常二边,不堕任何一边才谓之中道。觉性就是那觉念恒常不断,空性乃觉性之核心,是故则称之为如来藏。若明了此义则超胜一切,因此又称它叫智慧到彼岸。超越思维从本离边故,是故其名为大手印。这仅是悟与不悟之差别。它是轮涅苦乐一切之根,故又被称为一种(阿赖耶)。它在安住无改平常之位时,即此清楚明亮的觉性,故又称为平常心。不论安它什么美妙的名称,实际就是当下的那一点灵知而已。
本觉是不受不灭论或空见诸种边见所染的,
此即所谓不落两边的中道。
本觉原来就是清净无碍的常存觉性,
它又是空性之核心,
因此被称为如来性,即佛心或佛种。
你若明了此究竟奥义,便已超越一切论说,
因此它又被称为般若波罗蜜多,即圆满智能。
又因它超越了理性及观念的范畴,
因此又被称为大手印,即无上的象征奥义。
因此,不论你了解与否,它皆自适其所。
由于它是涅盘极乐与娑婆苦海的根源,
故被称为阿赖耶,意即一切种。
由于它本来面目平凡无奇,
这空明常在的觉性,
又被称为平常心(觉)。
不论它具有多少个深奥而美妙的名相,
最终所指,不过是这当下觉性而已。
二十三、勿外求
  除此以外没有什么更好的可以追求。比如像在家中而外出追踪,即找到三千大千世界之顶亦无可得。除心而外再无别佛可求。若不认识心而向外驰求,如身外去找自己怎能找到自己,好比一个傻子进到一大群人中,为热闹的场面所惑,而忘失自己。由于不认识自己而去它处寻找,误认别人是他自己。同样,如果不知万物的本性,不知外境原来是心,而仍误入轮回,不见自心是佛则障涅槃。所谓轮回与涅槃全凭觉明与无明,就在刹那一念,二者并无分别,若还以为存在于心外是迷误。迷与不迷之体都是一个,一切有情的相续心并无有二,不须修治,自然放下即可解脱。若不觉悟这迷误之性出自自心,你便永远不能了悟法性实际。
于此心外,向外驰求,
就好比外出追寻象迹,其实你的象正安居家中。
即使你通晓整个宇宙,也无法穷究这奥秘的究竟。
如果你不了解万象皆出自一心,便无由证得佛果。
不知到取本觉之人,自然向外驰求,
一味向身外寻求自我的人,怎会找到自己?
好比一个笨人,进到人群中,
便受到外境所惑,而忘失了自己,
一旦忘失自我,便四处乱寻,
不断误将他人当作自己。
同理,如果你不知万物之本性,
不知外境原是出自一心,便会再三流转于娑婆。
你若看不透自己的本来心性就是如来,
涅盘便变得遥不可及。
所谓娑婆与涅盘,全凭你一念无明或一念明觉。
若由究竟义观之,两者本质实在无所分别。
你还以为它们存在于你的自性之外,
真是极大的错误!
其实错误与无误,本来也是一味(自性而已)。
一切有性的心念本来不可分割,
不修不整的心性,
只需安住本来自然之境,便是解脱。
如果你认不出那根本的迷惑及幻相也是出自本心,
你便无法认识法界的实相。
二十四、空喻
  自己应当觉照自己那自起自生者,这些境相起初从何生?中住何处?最后归何处?若加观察如井中的鸦影,乌鸦从井飞去,除井外再无其它。同理,境相(表相)皆是由心所生,即从心生起,又由心中而散失,唯此心性是尽知尽觉,空而且明,从本就是明空无别犹如虚空。自然智慧现量的光明中,确定一切这便是它的法性,现有一切是它的表相,然而它又是均在心中觉知,因此,悟到这个心性是觉而灵明犹如虚空。但心性表示如虚空,只是一个比拟,是一个暂时的片面表诠,因为心性有觉性,空而无所不明,虚空却无觉性,只是空而顽空。因此,心性的实际不能以虚空作譬。总之,要无有散乱地安住本然便是。
你应努力觉照那自始自生者,
由外相观之,起初似有所生,
存在期间,似有所住,最后终将归于某处。
可是你若加以细究,它却似乌鸦照井,
当乌鸦离井而去,它的倒影也一逝不返。
同理,一切表相皆由心所生,
既由心生,也由心灭,
唯此心性了知一切,且知一切本空本净,
有如天上穹苍,它的空虚与澄澈本不可分。
自生的本觉虽能生出外境,
变成光明透澈又井然有序的万象,
此即法性,也是实相。
它虽藉外相来显示自身的存在,
你心中却明明白白,那便是你的自性。
由于它是如此明朗透澈,故被视为虚空。
但虚空只是心性的一个比拟而已,
不足以涵盖其意。
因为自性虽如虚空,却具本觉,无所不明,
天空却无觉性,它的空虚好似死尸一般地空虚,
了无生命,
因此,心性的真相,是无法以天空作譬的。
总之,能毫不散乱地任心性安住本然便是。
二十五、表象(心境)
  这些世俗境界的各种现象,没有一个真实存在,皆会消灭。比如现象界中的一切轮涅法,只不过是唯一心性的表象而已。何时心性有所改变,则生起外境改变的表象,所以一切皆心之表象。六道众生只认取各自的境界。有些外道则见为断常二分,密法九乘中各各见各自观点,故所见不同立说也就各异,由于所执各异,分别耽着而迷乱。你若觉了一切境相皆为心,虽见表象不执不取,这便是佛。
何况纷纭万象,也具有俗谛(相对性的真理)的价值。
没有任何现象真正地存在,它们迟早会消逝。
涅盘及娑婆中的一切事物现象,
只不过是表相而已,靠那唯一的自性去觉察。
每当内在的心境有所改变,
感受到的外境也随之变迁,
因此,你所见的一切,只是心性的流露。
六道众生都是依照自己的业报而认取外境的。

有些外道常持二元论,或以不灭论来驳斥空论,
密法九乘中也各据立场来观外境。
人们不仅观察外境的方式不同,解说立论也互异,
一旦执着于变化无常的表相,谬误便由此而生。
你若能对自心所见的表相,
不论它们是虚是实,始终不执不取,便是佛境。
二十六、一切皆心
  境相由于执着而起错乱。你若是了知执着的念头就是自心,则当下自然解脱。一切所现只是心的境界,外器世间现为冥顽之物亦是心,内有情世间现为六道众生亦是心,现为上界天神安乐的境界亦是心,现为三恶道的苦恼亦是心,现为无明烦恼三毒亦是心,现为自然智慧之觉性亦是心,现为善念涅槃亦是心,现为魔鬼作障亦是心,善现为佛神和悉地亦是心,现为各种清净境界亦是心,现为无分别专一而住亦是心,现为形相颜色之万物亦是心,现为无相离戏境界亦是心,现为一多不二亦是心,现为非有非无亦是心,所以没有任何境界不属于自心。
外境本身并无过错,因为执着才成障碍。
你若了知那执着外相的念头,就是自性,
此念当下解脱。
一切显现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整个宇宙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六道众生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天人的福报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下三道的苦境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贪瞋痴等五毒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自生的本觉呈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涅盘道上的善念呈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各种魔难障碍出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天界神祇及其境界出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各种净念出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证入无念的定境,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观得万物光影交错,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证入色无边处定或识无边处定,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证入一多不二,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一切色与一切空毕现于前,这也是心性的流露。
没有任何境相,不是出自心性。
二十七、赤见觉性
  心性不灭,任何境界都能现起,虽然现起,亦如海水与波浪并无有二,故在心性内解脱。所立不灭,任何名言皆可安立,而实际呢,心只有一个,即此一个,也是无源无根。从任何一边看它,什么也看不到,不见实法,因此也无任何存在;但也不见虚无,而是觉了和光辉灿然。它更不是各别差异,而是明空无别。当下自己的觉性光明朗照,即使如此,而仍无存在的主体,虽无自性而实修则真有觉受,只要能真实证悟此性,则一切都将解脱。因此,在根上并无利钝之分。如菜籽牛奶虽以油作为内因,若不挤压,怎么能出油汁?一切众生虽真实具有如来性,若不修证,众生如何能够成佛?肯修证即牛郎也可悟道,虽不会讲理,仍能从现量中得到肯定。如亲口尝过糖的滋味,那里需要他人解说其中滋味。不了悟真性,即使班哲达亦会生迷乱,不论他博通九乘的道理,缺乏现见而去求遥远的传闻,虽刹那亦未接近佛道。一旦觉悟此性,一切善恶当下清净,若不悟本觉,则所造任何善恶诸事业,皆是积累上升天界和下堕恶道的轮回之业。若是了悟自心空慧。则全无善恶之可得,如同虚空的空中积不了泉水,所以空性之中无功德与罪业积存之境。因此要赤见自己的本觉现量,这赤见自解是何等奥妙!是故必须求悟此自觉之性,秘奥封禁!
正因自性无碍的本质,境相才能不断生起,
有如大海及波浪本是一体。
因此凡是生起之现象,必将在心性内自然解脱,
不论你用多少不同的名相去指称它,
由究竟观之,心性不曾离开过一切而存在。
这一体性并非建筑在任何有形基础上的,
它虽是一,你却无法由任何一边而得其全貌。
它也不是存在某处的实体,因为它不由造作。
它也不是虚无,因它的光明及觉性光辉遍照。
它更不是各种形色,因为空性与光明是不可分割的。
当下此刻的自觉是如此空灵及实在,
虽有此觉照,却找不到觉照的主体,
所悟实在只是被悟而已,一无实质。
只要据此修行,一切自然解脱,
我们的官能(五根)便能不受理性意识的干扰,
当下体认一切。
有如芝麻榨成麻油,牛奶搅成奶油的过程一样,
不经榨压,哪来麻油?不经搅拌,哪来奶油?
一切众生虽本具真实佛性,
不经修持,如何证入佛果?
若肯修持,即使放牛郎也能悟道解脱。
他虽不了解其中学理,
仍能从经验中一步一步地调练自己。
譬如有人亲口尝过糖的滋味,
哪里需要他人解说其中滋味?
错失本觉,即使班智达(博学之士)也堕入歧路,
不论他们学问何等渊博,通晓密宗九乘的次第,
缺乏证量经验,所说难免以讹传讹,
离佛地益远。
一旦了知本觉,一切功德业报当下灭尽;
若不识本觉,一切德行或恶业,
终将累积为业报,在善恶二界中轮回流转。
只要你能识破自性中空虚的觉性,
善、恶、德、业,便不致落实成报。
就如虚空流不出泉水一般,
功德与罪业在虚空之境也无法滋生业果。
那自生的本觉方能观照透视一切,
以无染觉性直观自行解脱之道,是如此深奥!
你必须熟谙自己的觉性。
这秘密教敕何等深奥!
二十八、结语
  奥妙!直指觉性赤见自解,为利益后来浊世有情故,将所有续经、教敕和要门,凡已所知者都简单的扼要而书写,现在传授或作伏藏隐藏,发愿使未来有缘者能遭遇此法。
  三昧耶,甲,甲,甲。
  此开示觉性现量之著述,名为赤见自行解脱,是邬坚教主莲花生之所作,愿直到轮回未空之间利生无尽。

何等奥妙!
“无染觉性直观自行解脱之道”,
直接为人开示本觉,
这是为了未来众生的利益。
此论虽精简非常,
所有密法、要门、口诀,尽在于此矣!
我既已传授此法于当世,仍另将它隐藏某处,
作为岩藏密法,
使未来善业成熟之人,有缘闻此妙法。
三昧耶 嘎嘎嘎
 
以上论述是开示人的当下觉性,
定名为“无染觉性直观自行解脱之道”。
此文乃是邬金教主莲华生大士所作,
愿这殊胜的解脱之道永不失落,
直到娑婆众生毕竟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