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麦彭仁波切 造

上师妙吉祥智慧勇士前敬礼!

不必广闻深思及磨炼,唯以窍诀之宗护心性, 城中众多咒士虽不勤,速诣持明地即深道力。
彼亦,自心不思一切,自然安住,于彼性 中以正念护持其相续。尔时,生起等舍、无记、 昏昧、迷茫之识。于无有此识,及未生任何彼 识之胜观时,于彼之分,诸上师称之为无明。 将彼无有比喻、本体,亦无法辨认、言说之分, 称为无记法。不住外境,不可言思,故名为庸 俗等舍。实则,彼任运住于纯阿赖耶中。如是 以此人定方便,虽能生起无分别智慧,然尚未 显现证悟体性之智慧,故非正行修法。《普贤愿 文》云:“无诸正念昏迷识,彼乃无明迷乱因。” 如是所说之义与此相同也。

如是此心不念不思不分别之迷茫识,为心所领受,故不思惟能知之识,应以自然放松直 观其性,尔时契证远离分别忆念、内外通彻之 觉性,犹如清净虚空。虽无所受能受二者,然 于自之本性,自已通达,则知此外无余法。彼 无思无言故,称为离边、离说、本来光明、觉性等名,显出证悟本性之智慧故,遣除迷茫之暗,如破晓之时,能见室内。如是于自心性, 已生定解之故,此名破开无明蛋壳之窍诀也。 如是证悟之时,了知法性自然本住故,不以因 缘所作,三世无有迁变。此外不得尘许之心。

前说之昏昧、迷茫识者,因不可言说,亦 无法说故,实未生起定解。觉性本体,无可言说,于无说之义,已生起无疑定解放。如无目、 有目者,此二无说之理,柳大差别。阿赖耶 与法身之别,亦可归于此理。是故,所谓之庸俗识、不作意、离说等亦有真实非真实二种故, 若了知文同义异之要,则能获得甚深妙法之密 意也。

自然安住心性时,有者修持明清许,以意识思惟明清中而入定;有者于空落落中,心识皆空而专注。然此二者,是乃意识之分,耽著 二取之觉受故。尔时,当观明与明执、空与空 执之心识忆念相续之性。拔出耽著二取之识桩, 现证赤裸了然、明空无别、远离中边之自性。 清净明了,可称为觉性。远离执著之觉受皮壳, 显现觉性赤裸智慧,此谓断除有网之窍诀也。 如是远离种种伺察及如糠秕之觉受,以自住自 明了知如纯果肉之觉性也。

仅证觉性本体,不应满足,于彼性中修习, 安住之分需得稳固,自心自然安住,不散而护持正念相续,此乃至为切要。如是护持之时, 或生非有之无念昏昧;或生胜观明分无念通彻; 或生有执乐受;或生无执乐受;或生种种有执 明了之觉受;或生明清无浊离执之觉受;或生 粗品无乐之觉受;或生细柔悦意之觉受;或生 心随舍离修习之急猛分别;或生有垢清浊不分等觉受。无始以来,为串习之种种分别及业风 波涛所动故,所生之觉受亦具无量,如涉远道者历见种种高山平川,故一切现相皆不作实执, 应护持自道也。尤其未修行之时,生起种种分 别,如火炽燃,动念觉受时,不应心生厌烦,以不紧不松,不舍相续而护持本性。遂依次出生获得等后后之诸觉受也。

此时,于觉性与无明、阿赖耶与法身、心识与智慧之辩别,当依上师窍诀,以自之征验,决定正见。如是护持本性时,如水不动而澄清,心识自然安住故,现前心之法性智慧自然光明,当须着重修此窍诀。既不应观察我所修之法是心识抑或智慧等取舍诸法,亦不应依论典之说,增加分别妄念,因彼稍遮止观二者故。自心自然安住,稳固正念相续,修习寂止分与了知自性自明之胜观二者自然相合,已经修习而得稳固,如是自静本住与自性光明之止观本来无别中,能现自然本智大圆满之意趣,此乃犹如虚空住于等性之窍诀也。

如是吉祥萨RA哈尊者云:“思惟所思皆远离,无思安住如婴孩。”如是说安住方便。又云:“专心精勤师教言。”此说具足直指觉性之窍诀。复云:“无疑生起俱生智。”此说证悟本来自心俱生之心性、觉性自然智慧,彼乃诸法之无二法性、原始义光明也。是故自然安住,了知本面觉性,护持心性法性,乃为百要摄一之窍诀。平常亦需护此也。修习之量者,以夜间光明而断定;正道之相者,以信心、悲心、智慧等自然增上而推知;安乐无勤者,以自之证验而知之;甚深速疾者,此道与其余勤修道之证量相比,能得定知。修持自心光明故,其所得之果,亦即彼上之分别习气等障,皆自然净除时,无勤增上二智,获得本来之地,三身任运成就也。极深、革嘿、萨玛雅。

于十五胜生丙午年二月十二日,特为不能精进广闻深思、唯欲修持心性之城中咒士等,将诸具证长老所证验之甚深教言,著成简言易懂之修法要决。
麦彭文殊金刚造,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