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据说是月食之夜,整幢大楼灯火通明,每扇窗前都立着一个人,仰望星空。而这时候我看见了她,一只叫三生的猫。她就在那片草坪上,四仰八叉的。两只猫爪枕在头的后面,架起二郎猫腿,很惬意地望着夜空里的月食,彷佛身处马尔代夫。
她是一只三花猫,两只黑眼圈此刻像是带了墨镜。她看见了我,摆动了下尾巴,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即又抬眼看天。
我不知道她怎么出去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这个疑问困扰了我有10年之久。
每次我都好吃好喝地喂她,但显然她不是一只注重物质的宠物。每次开门关门,我都要仔细地看一遍身体周围,每次见到她都像重逢后的惊喜。而10年前她走掉之后,我居然长出了一口气,该发生的总归发生。
而现在,我又看见了她。而我百分百确定,她又认出了我。
据说这次蓝月之夜,百年不遇,很多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发生。比如宠物会变成变主人,只不过不用褪毛;月亮会变得和太阳一样红,只不过不会发光;公务员会变得像黄晓明一样,只不过没钱,也没有anglababy.
小区里所有的人集体鼻血似的,互相指着天空的一隅。快了,一半了,全了。
我下楼了,在找猫。
当初猫肯定不是走的楼梯,她没有门禁,而楼梯直通地下负二的车库。她又不识字。我一度怀疑某次开窗后,她自由落体了。想到这,我站在楼下找到了自己的窗户。整个大楼像是一座闪光的宇宙飞船,每一只猫可以自由的飞入她们所在的舱位,也可以自由的飞出来。是的,自由的飞出,不用看,楼下不会有又圆又扁的猫尸体。她们安然无恙,信步由缰,在草地上在小区中,自由的生长。
当我来到那片草坪时,她己经站起来了。弓着身子,打了个哈欠。
我说,跟我上去吧,我刚买了一个iphone8plus.
她缓缓地摇了摇头。五九的寒风吹拂着她下巴上的一根根胡须。今天是月食之夜。
我曾看过一个纪录片,一只巨大的猫科动物在与救助者阔别了10年后,曾经扑上来和他拥抱。
你不是我的救助者,猫说,我也不会与你拥抱。
那咱们以后还会见面吗。
下一个月食吧。
言罢她倏忽不见。体表三花,黑色的部分流淌成黑色的夜;白色的部分弥散为白色的雾;黄色的部分升腾起一个月食。
我伸出手去触摸,这三花却像泳池的水一样托着我来,直把我送入到8楼的窗户中去。

子时到了,寅哉寅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