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两个时期大雁功坚持的比较好,一是08年刚练的时候,再有就是16年。16年的时候,蔡贵江老师在沉匿了20年之后出山了。他的一些说法让我很受震动,于是又开始练起了大雁。在这段期间,我一下子也明白了之前很久困惑我的东西。练功,最起码是练大雁功,不是让你练到像超人一样。而是无为,不是练得强壮,而是练无为。不能说练了大雁功之后,就可以随意的暴饮暴食、大冷天吃icecream、脱光了睡阳台,当然也包括我之前的练到出汗后可以不管它,直接回家。这些都不可以。
练大雁是要把自己练成一个普通人,而且自己满足于此!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这时再练大雁,我不再觉得自己会强人一等了。心态平和了许多。每天只练三遍,有时外面有雾霾就在家里练。对一些神奇的现像并不追求。身体不好不坏。
到了16年12月份的时候,智能功的一位老师李耀民来沧州办班。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再次放弃大雁,练起了直腿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