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说到李耀民老师来沧,我开始学练直腿坐的事。
实际上,这己经是李老师第二次来沧了。第一次来沧的时候,七天的课程我就去了一天半,实在惭愧。但那一天,李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像。因为直腿坐要提会阴,会阴穴,不用说你也知道在哪里。具体怎么提,提哪里,谁提了谁没提,一个班上这么多人,很难掌握。但是李老师头一偏就能“看出”效果来。
“xxx,你提的太靠前了。”
“xxx,你提的不是会阴,大腿根为什么跟着动?”
要知道会阴穴在内裤里,无论怎么提外表上谁也看不出来的。
所以通过这件事我就知道,李老师有功夫。
这次李老师的讲课让我对直腿坐的脉胳一下子清楚了。也知道怎么练了。就这样从大雁又折回到智能功上来。